云生结海楼

文章可遇不可求。

蝴蝶蓝的0529小作文

我给满分!

叶修《全职高手》里绝对的主角。

生成超链接方法

<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要放的链接" >链接说明文字(记得删除a前的空格

【宣】【周叶主题】小料《指尖光影》、发夹、姓氏牌、随身香水瓶

!!

川如色:

赶上啦赶上啦,开心飞起!预售期10天哦~=v=


粮川公馆:



零 · 全套4类共9款,套装链接:点我




+  · 周叶小料《指尖光影》by: @川如色 ,单品链接:点我






+贰 · 周 叶 姓氏牌,2枚入,单品链接:点我






+ 叁 · 周 叶 / 君莫笑 主题香水随身瓶,3枚入,单品链接:点我









+肆 · 周 叶 / 双花 主题 金属手工发夹,单品链接:点我







+ 伍 · 其他信息


主催: @川如色 


社团:粮川公馆


预售期:8月1日~10日


场贩:8月7日上海周叶only @2016魔都周叶七夕only 


邮费:【粮川出品】系列商品满88元包邮


发货时间:以淘宝页面为准


叶神生日就要来了!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

——叶修

穿护士服唱恋爱循环的翔哥,意外的很萌啊。
【图片来自B站】


图片来自荣耀剧组的全职同人剧《全明星春晚》全明星春晚(下)av2099835

那时光阴

太太这篇文太好看!

流光:

14岁的小黄少实在是太让人抓心挠肝了呜呜呜忍不住想写写。算是之前答应给 @终而复始。 的哭哭小黄少交换文,虽然梗差不多啦因为又要小黄少还要哭真是也想不出其他的梗了只好又让魏老大躺枪【。还可以参加一发叶黄活动,真是一举三得!机智的我!!!




字数:10638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自由创作






《那时光阴》








叶修最近觉得特别烦。


 


今天的比赛刚刚结束。叶修反常地没有从以往常走的员工通道提前退场,而是将身上嘉世战队队服换成一身普通的白色T恤牛仔裤,反向绕到普通观众区,准备趁离场时的混乱光明正大地从正门离去。


 


正当他杵在男厕门口等待观众集体离场时,背后突然传出开心轻快却让他毛骨悚然的少年音。


 


“斗~神~大~大~我又抓到你啦!!!”


 


……靠。叶修郁闷地把鸭嘴帽摘下来,认命地回头:“这次又想怎么样啊。”


 


“明天竞技场见!然后陪我去无尽深渊刷龙皇骨!!!”


 


“少天大大你行行好啊,无尽深渊区区一个十人本还要我陪你去刷?你自己一个人单刷绰绰有余了吧。”


 


“单刷多累呀,找别人也没有找你速度快,而且龙皇骨怎么刷的攻略不是你写的吗。”少年眨眨眼睛,又小声嘟囔一句,“而且要是特别不好刷的话,我也不会找你啦。”


 


他说得很小声,不过叶修还是听见了。知道少年从来不会提出格的要求,叶修叹了口气:“明天下午4点,副本门口见吧。”


 


“好!!!那我先走啦!!!出来太久的话会被魏老大骂死的!!!”


 


“我倒是想让他多骂你几句,省的你老跑来烦我。”


 


少年朝他扮了个鬼脸,吐吐舌头笑嘻嘻地跑掉了。


 


 


 


 


 


要说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说起来都是叶修自己造的孽。


 


第一赛季嘉世客场对战蓝雨的比赛结束之后,一如往常从员工通道偷溜出来的叶修,被一个埋伏在这条道上的少年逮到了。


 


少年大概十三四岁,细条条的像只皮猴,软翘的头发发尖略显营养不良地泛着浅棕,一双鬼精鬼灵的大眼睛眼珠子滴溜乱转,不住地打量着他。


 


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少年指着他用没变声的高亢嗓音大声喊道:“你就是叶秋吧!!!”


 


“不是。”叶修淡定否认,心里猜测着对面这个声音略显耳熟的小孩是否是他的狂热粉丝。


 


“别想否认!!!穿着嘉世队服!队员们都还在排队握手!就你从这种地方偷溜出来!!!最重要的是你一出声我就听出来了!!!真相只有一个!!!你就是叶秋吧!!!”


 


……这谁家的熊孩子啊。叶修腹谤着,面上依旧不慌不忙:“你家大人没教你,问别人是谁之前,先把自己的姓名报上来吗?”


 


少年愣了愣,思索一下觉得有理,便大声喊道:“我叫黄少天!!!”


 


“哦,你就是黄少天。”叶修恍然大悟,这不就是老魏家的那个小剑客,夜雨声烦的操作者嘛。一等一的好苗子,当初把人哄进蓝雨训练营的时候老魏得意得连鼻子都要翘上天去了。


 


知道是夜雨声烦的操作者之后叶修倒是有了点兴趣,不过目前情况下如果他再不赶紧走很有可能就会被记者堵住了。


 


“黄少天是吧,挺厉害的,下回咱俩切磋切磋啊。”叶修一边糊弄着一边打算绕开少年跑路,没想到少年一个跨步又站到他面前:“不要下回了,咱们这回就来切磋切磋吧!”


 


望着少年亮晶晶的大眼睛叶修眼皮一跳:“小朋友你真认错人啦,我就是一替补,叶队让我去给他买烟,叶队肯定是跟正选一起走的啊,你现在去那边找他还来得及啊真的。”


 


“骗鬼啊你。”黄少天撇撇嘴,眼珠一转,笑嘻嘻地说,“不然我去把外面的记者都叫进来,让他们来认一下你是不是叶秋大神啊?”


 


他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我这里可是有不少G市电竞记者的手机号码呢!!!都是从魏老大那里拷的!”


 


叶修皱了皱眉,忽然长腿一迈,瞬间就迈到少年面前。少年大吃一惊,措不及防之下,下意识地想摁手机的通话键,被叶修一把抓住手腕,另一只手更是一把掐住了少年的嘴。


 


“别吵啊,敢把人吵来的话我就亲你哦。”


 


少年瞬间就不挣扎了。


 


其实是想说再吵就揍你来着,叶修寻思着,但是对这么大点的小朋友进行武力威胁,叶修实在拉不下这个脸。


 


接下来怎么办呢……叶修有点头痛地看着安静下来的少年。时间已经被耽误不少了,说不定出口已经有人去埋伏了,屡战屡胜的一叶之秋操作者到底是怎样的人,媒体们都是好奇得不得了。


 


正当叶修琢磨着有没有其他路线时,被他掐着嘴抵在墙边的少年突然抖了抖,随后两滴泪珠子便啪嗒一声滴到了叶修手上。


 


叶修大惊失色,连忙松开双手,只见少年顺着墙边慢慢蹲了下去,抱着膝盖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呃……这有什么好哭的啊刚才我就是吓唬吓唬你啊?哎哟你别哭了……”叶修手忙脚乱,一摸上衣裤子四个兜比脸还干净,更别提面巾纸什么的了。


 


少年哇哇哭得更厉害了,浑身一抽一抽的还打着哭嗝简直好像某种小动物。这要是老魏看见能和我拼命……叶修无奈地想,他蹲下身拍拍少年的肩膀:“行啦我承认我是叶秋,你刚说什么来着?想跟我切磋切磋是吧?你不站起来咱们不离开这儿怎么切磋啊?”


 


震耳欲聋的哭声瞬间没了,少年擦擦眼睛麻利儿地站了起来:“不用担心这儿我可熟啦!跟着我走保证没人发现!!!”


 


他拍拍被墙壁和地面蹭脏的衣服裤子,扭头看着呆若木鸡的叶修:“怎么啦?走不走?不走我可告诉魏老大你想非礼我哦?”


 


……卧槽,这罪名怎么还升级了。


 


叶修生平第一次被人讹,对手居然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十四岁熊孩子。


 


 


 


 


 


从此以后叶修就被黄少天讹上了。


 


其实倒也没那么严重。最初只不过是被黄少天强行索要了QQ号,并且强行让夜雨声烦和一叶之秋加了好友而已。结果给出QQ号之后的每个周日叶修都能看见QQ欢快地弹出一串“求指教!求竞技场!求PK!”,18号的嫩黄色字体配上粗体配上斜体再配上少年的话量,加在一起可称得上是视觉暴力。


 


作为战队队长,叶修倒也不是没动过黄少天的心思。某次在竞技场又把夜雨声烦一矛挑趴下之后,一叶之秋戳着仆街的尸体问道:“少天呀,这些日子哥陪你刷竞技场,开心不开心啊?”


 


“靠靠靠老输谁会开心啊!……不过真要说起来还是挺开心的吧。”


 


“那你想不想更开心一点啊?想的话来嘉世看看怎么样啊?要是你来嘉世的话,哥每天陪你竞技场都没问题啊?”


 


小剑客明显愣了一下,停顿十秒左右,叶修耳机里突然传出一阵得意的爆笑声。


 


“哈哈哈哈哈老叶你、你是在挖角吗诶直说吧你是不是在挖角啊!!!平常老说我这儿不行那儿不行其实心里还是觉得我挺厉害的嘛!!!你是觉得我厉害吧不然你怎么会挖角我呢!!!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叶秋大神居然会挖角我我一定要跟魏老大说说去!!!等将来我出道的时候必须要他给我提工资!!!”


 


“慢着慢着你先别跟老魏说!”叶修满头大汗地叫住他,“先告诉我你的答复是什么啊。”


 


黄少天止住了笑,稚嫩的声音配上正经严肃的语气格外不协调:“老叶啊,我们是朋友吧?朋友之间友情多么纯洁啊!如果把战队啊挖角啊这种事情扯进我们的友情,你不觉得我们的友情就会变质!会腐烂!会坏掉吗!”


 


被一个没变声的小子义正词严地教育友情变不变质的问题,叶修感觉很心累。


 


心累的结果就是他在QQ上放置了黄少天一个月没陪他上竞技场。


 


结果在嘉世主场迎战蓝雨的时候,叶修又被黄少天逮到了。


 


 


 


 


 


看着趾高气扬出现在嘉世主场的工作人员通道的黄少天,叶修又是好一阵无语望苍天。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啊。”上次是蓝雨主场这小子熟得很也就算了。这次明明是嘉世主场是他的地盘,工作人员通道也不止一条,黄少天是怎么找到他的啊。


 


黄少天也不矫情,大大方方地告诉他:“这么简单的地图,看一眼我就知道那条线路最适合跑路了。”


 


“那你是怎么混进来的啊?”


 


“魏老大带我入的场,我趁巡场的没注意找空隙溜进来的啊。”


 


真不愧是抢BOSS的天才,该夸他读图准确走位风骚吗。默默在心里吐槽着,叶修接着问:“那我再问最后一个,你来这儿干嘛啊?这儿可是嘉世,我就不信你在H市还有认识的记者,没记者你拿谁威胁我啊?”


 


“怎么不能威胁你。”黄少天理直气壮地说,“要是你不理我我就在这儿使劲喊,把人都喊来然后使劲哭,一边哭我还要一边喊你非礼我!”


 


“别老非礼非礼的换个词儿行吗?”叶修大窘,“这词儿谁教你的啊?老魏吗?绝壁是那个老流氓教你的吧!回头我就得让老方去说说他去。”


 


“你管谁教的!反正你不理我我就要哭了!”说着黄少天眼角一红,眨巴眨巴眼睛好像眼泪随时就能掉下来。


 


 


 


 


 


折腾来折腾去的,叶修也就认命了。一来跟黄少天打还是挺有趣的,小孩儿虽然技术还不太成熟,但是独有的气质已经成型了,好好发展一下,将来成为能与自己比肩的选手也是大有可能。二来黄少天虽然嘴上闹腾,心里还是很有分寸的。没什么事的话一般都只在周日找他,每次耽误的时间绝不超过3小时,偶尔一起去刷个本散个心也绝不去会给自己造成负担的地方,求指点时也知道有些事能问有些事不能问。对于这么个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又很有天赋的小弟弟,叶修还是乐意指点一下他的。


 


当然,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觉得黄少天挺好玩……咳、挺可爱的。


 


对黄少天来说,与叶修对战更是让他受益良多。魏琛是他荣耀道路上的启蒙老师,但是魏琛毕竟是玩术士的,又是远程职业又是读条职业又是控场职业,战术方面指导他倒是绰绰有余,但是技术方面能教给他的其实并不太多。而叶修玩的是战斗法师,本身又是全职业精通,即使平常叶修并不多说只是在竞技场里毫不留情地狂扁他一通,也能让黄少天学到很多东西。


 


日子久了,两人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如果黄少天在散场之后能够抓到叶修的话,叶修就会“迫于淫威”答应黄少天一件事情。


 


 






 


第一年蓝雨打入季后赛进入了八强,第一场就撞到了嘉世,主客场两场比赛散场时叶修都没能逃出黄少天的手掌心。不过季后赛比常规赛严肃得多,黄少天颇为懂事地没有闹他,帐都攒到了休赛期一并结算。


 


第二年蓝雨客场对战嘉世时,黄少天让叶修陪他去无尽深渊刷了个龙皇骨。那是这个副本的一个隐藏BOSS远古龙皇掉落的一个稀有材料。这个远古龙皇因为覆灭了遥远大陆上的某个国家于是被一位手持光明长剑的绝世剑圣击杀于是堕落到此处云云……系统是这么说的。所以这个BOSS掉落的材料多数都是剑系专用的。其实这种材料蓝溪阁里绝对不可能没有存货,但是黄少天还是坚持自己刷。照他的说法,这是他第一个把他搞到仆街的系统BOSS,对于这个BOSS他有着源远流长的深仇大恨,叶修对此嗤之以鼻。不过当年再不好对付的BOSS对如今已经满级的他们来说,也已经不存在任何难度,再加上这个隐藏BOSS出现的几率又很高。总体来说正如黄少天所说不存在任何难度,叶修刷本的同时还抽空指点了一下黄少天走位的技巧。


 


刷出来的隐藏BOSS最后基本上就是被黄少天一个人干掉的,叶修只是一边看着攻略一边指点他怎么刷材料掉落几率高而已。


 


最后巨龙庞然的身躯在剑光中轰然倒地,有着金黄发色的剑客兴奋地绕着自己的猎物转了两圈,顺着龙尾巴跳了上去,骄傲地将剑插在巨龙头顶昂首挺立。一道光线撕破深渊的雾霭在他深蓝的披风上洒满光晕,仿佛是神明嘉奖给勇士的荣耀桂冠。


 


一叶之秋站在巨龙脚底,静静地仰望着他。


 


“哈哈哈哈哈,老叶你看我这造型是不是特别帅!!!有没有看呆了!快帮我截个图我自己看不见自己有多帅!!!”


 


突如其来的大笑声完全破坏掉了应有的气氛,叶修嘴角抽搐了一下:“我以为你早就过了欺负系统NPC还会得意的时候了,少天大大?”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给这画面截了张图,用了最大的分辨率。


 


点击保存之后,对着系统跳出来的命名对话框,他无由地想起了这个BOSS的背景资料,思索片刻,随后微笑着敲下四字。




少年剑圣。


 


 


 


 


 


蓝雨主场对战嘉世那场比赛结束后,黄少天并没有来找他。


 


叶修甚至并没有刻意躲他,他只是走着第一次两人相遇时黄少天告诉他的“秘密通道”。即使如此,直到他一个人回到嘉世战队下榻的宾馆,黄少天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


 


而他并不感觉到奇怪。


 


这场比赛蓝雨主场输给嘉世,而且是以惨败的姿态输掉的。


 


本场比赛也几乎确定了蓝雨将无缘季后赛的赛场。


 


叶修早就清楚那个从网游时代就跟他一直扯皮使绊的损友兼对手如今状态如何,本场比赛也毫不犹豫地完全将集火重点放在了他的身上。当索克萨尔第一个倒在赛场上时,抽掉了主心骨的蓝雨就像是风雨中摇摇欲沉的小舟,显得如此命运飘零。


 


叶修在宾馆里打开电脑上了QQ,夜雨声烦的头像依旧是灭着。黄少天从来不会隐身,只要他上线,那个剑客小人就始终闪烁着金色的光。


 


叶修一边下着官网上放下来的比赛视频完整版,一边看着QQ。宾馆的网速并不快,直到临近睡觉时间才下完三个视频,叶修没有不耐,只是变换着角度仔细翻看着,一如他每次比赛结束后做的一样。


 


当他将做好第二个视频的总结之后,那个金色小人终于亮了。


 


等了一会儿,对面没有发言,叶修便主动敲了过去。


 


“哭了?”


 


“你才哭了你全家都哭了!!!”对面秒回。


 


“呵呵,这不还是挺精神的吗。老魏怎么样啊?有没有一蹶不振觉得人生了无希望啊?”


 


“我们老大好着呢。”又是秒回,只不过这回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你别得意!!!你们就是把别人都分离出去然后欺负我们老大一读条!!!要是我能上场的话才不可能让你们这么轻易得逞!!!”


 


“嗯,这个我信。如果你要是上场的话,蓝雨的战术大概会完全提升到另一个层次。”


 


大概是没想到叶修会这么干脆的承认,对面一时没了动静,只不过叶修紧接着又说了一句:“可谁让你没满十八呢?呵呵。”


 


“靠靠靠!!!有种来战啊!!!”黄少天叫嚣了两句,倒也并没有真的去竞技场开房,刚比完赛的职业选手消耗是很大的,周六晚上肯定是要避免一切消耗活动。


 


“行了,这么晚了,小朋友赶紧睡觉去吧。”叶修不紧不慢地敲着字,“如果你想尽可能在这条路上走得长久,从现在起你就需要重视很多方面。”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打了一句“等我十八岁出道了,看我怎么帮老大虐你”随后头像就暗了下去。


 


话里面透着不忿与不甘。叶修的话意有所指,黄少天是个聪明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第二赛季是嘉世最为辉煌的一个赛季,卫冕冠军的头衔已足够耀眼,场均9.2分的变态成绩更是将联盟记录拉到一个让所有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而在嘉世夺冠赛季结束的一个星期后,蓝雨战队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队长魏琛退役的消息。


 


消息并没有造成很大的轰动,魏琛的年纪和状态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人们对这位蓝雨战队的缔造者和奠基人象征性地道出感谢和送别的话语,下一秒便热烈讨论起索克萨尔的继任者到底是谁。


 


叶修在QQ上敲了魏琛几句,昔日索克萨尔的ID已经被他换掉,与此同时那几条消息也如石沉大海一样再无回应。叶修知道这老对手比赛风格虽然猥琐又没有下限,骨子里却是极负自尊心。这样的结果未必是他想要的,但是既然下了选择,那就一定是他认为最好的。


 


他想得更多的反而是黄少天。


 


他跟黄少天从第一次相识便你来我往纠缠了两年,虽然两人都极少谈及战队的事情,叶修还是能从黄少天的语气里听出来他对魏琛有多么敬重。哪怕从叶修这里也学到颇多,他对叶修的定位也依旧是对手,是未来要超越的目标。


 


而魏琛是改变了这个少年整个人生的人。


 


叶修躺在靠背被放低的老板椅上望着天花板,淡青色的烟圈袅袅上升,朦胧了他的视线。


 


他感觉到了内心潜藏的少许担心,与嫉妒。


 


 


 


 


 


方世镜在俱乐部门口看见叶修,也就是他眼中的叶秋时,对方颇为熟稔地朝他打了个招呼。


 


“哟老方,队长当得还习惯吗?”


 


方世镜真想找条扫把把他给轰出去。


 


“叶队有事?”如果是魏琛的话大概就不是心里想想而是直接采取实际行动了,方世镜相比魏琛还是有修养得多,只不过对待叶修能表现出来的修养也还是有限,“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很忙,大概没空和嘉世战队的队长交流感情。”


 


叶修秒答:“没事啊你们忙你们的,我又不找你们,我是来找少天的。”


 


已经准备打发打发就送客的方世镜止住脚步,狐疑地看着他:“少天,你说的是黄少天?”


 


“就他,那个话很多的小剑客,每次比赛之后他都跑来找我啊怎么你们都不知道吗?”


 


“不好意思叶队我不知道。而且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安排你们见面。”


 


黄少天私底下与叶修关系甚密的事情蓝雨战队只有魏琛一个人知道,也是他一个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自由的。方世镜当然不知道,在他看来黄少天是蓝雨的希望之星,他怎么也不可能放任蓝雨未来的王牌跟其他战队尤其是一支卫冕冠军战队队长接触,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任何人都承担不起。


 


“这可不好办了……这小子最近也不来烦我了,挺反常的。”叶修看了看他跟吴雪峰借来的智能手机,上面当然不可能有黄少天的电话号码。


 


“不然这样吧老方,你看我大老远都来了就这么让我回去多不好,借我台电脑用用行不行啊?”


 


 


 


方世镜最终还是没把叶修直接扫地出门,他将叶修领到了当初魏琛在俱乐部的房间。里面已经清扫得很干净,标配的设施也很齐全,原本是魏琛用的那台电脑在所有有用信息都拷贝出去之后彻底格式化变成了一台新机,但是诸如荣耀读卡器之类的硬件设施还是一应俱全的,借叶修用正好,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战队机密泄露出去。


 


用了人家战队原队长的电脑叶修也不客气,开机刷卡进入荣耀。


 


方世镜有点好奇叶修到底想干嘛,便给自己找了个监视的借口,搬了个椅子坐在叶修旁边。结果扫了一眼角色后方世镜差点没吓得喊了出来,屏幕上立着的居然是大名鼎鼎的一叶之秋。


 


那时候叶修跟嘉世还处在热恋期,陶轩也还没有动为难叶修的心思,所以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就留在叶修手里放着了,只是银装都被战队收了回去。


 


即使只有技能点数和加点方式也很诱人了……方世镜还是很有素质地把头转开,没有去细看一叶之秋的的属性。


 


“没事啊我不会手滑点开属性面板的,只是一身橙装而已想看就看呗。”叶修不以为意。


 


方世镜这才把头转了回来,只见叶修划着鼠标在好友列表里向下拉动着,紧接着夜雨声烦的ID就被他给调了出来。


 


叶修在私聊窗口只敲了几个字“房间号XXXX,密码同房间号”,紧接着便自顾自地蹲在建好的房间里呆着不动了。


 


夜雨声烦的头像此时还是黑的,叶修倒是不着急,点了根烟斜靠椅背老神在在。


 


“叶队,其实少天他……”两分钟过去都没有动静,方世镜刚忍不住想说点什么,就看见叶修突然直起身,悠闲的表情变得郑重,双手搭上键盘鼠标飞快地敲击起来。方世镜转头再看,屏幕里赫然站着他原本以为并不在线的夜雨声烦。


 


“少天?”方世镜惊叫出来,对面的夜雨声烦入场后一语不发,只是杀气腾腾地仗剑冲了过来。


 


叶修轻笑一声。


 


“来吧。”他低声道。


 


一叶之秋挺枪而上,战矛与光剑交错在一起,霎时间金戈交鸣。


 


 






 


方世镜越看越心惊。


 


屏幕里两个角色激战正酣,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回合了。


 


胜负完全不成比例,夜雨声烦几乎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被一叶之秋压着一路打到跪。


 


方世镜并非惊讶于叶修的实力。卫冕冠军队队长,连续两赛季的MVP,如果叶修打不出这样的比赛,他反而会觉得奇怪。


 


他心惊的是叶修居然对一个连训练营都没出的孩子用了全力。


 


更心惊于在斗神的全力之下,即使落了下风也防守得如此扎实,甚至抓住机会后还能打出漂亮反击的黄少天。


 


蓝雨一直以来被人诟病的一点就是,没有一个合格的王牌。队长魏琛的确是水平出色,索克萨尔也是联盟一流角色,但是魏琛的出色是在战术层面上的,索克萨尔这个术士角色也很难像一叶之秋这样的战斗法师一样进可冲锋陷阵,退可抵御外敌。


 


方世镜终于明白魏琛看向黄少天的眼神为何那样的殷切。他并不只是在看一个潜力巨大的选手,在他眼里,黄少天是能够让蓝雨弥补缺陷乃至脱胎换骨的最后一块拼图。


 


夜雨声烦最后一次倒下时,一叶之秋的血量赫然只剩5%。


 


方世镜内心波澜汹涌,掌心都不自觉地捏出一把汗。通过与联盟最高水平的攻击手的对战,他完全看到了黄少天的潜力以及蓝雨未来的光明和希望。看到这样的对决再想到蓝雨,哪怕是他这样平素冷静的人此刻也难免激动得有些难以自持。


 


只是他依旧搞不懂叶修到底是来干嘛的?说是挖角倒也不像,难道千里迢迢地跑来只是来陪黄少天PK?


 


夜雨声烦此刻也有些奇怪,之前那些对决都是倒下后立刻就点重新开始,此时却爬在竞技场上一动不动。


 


叶修习惯性地操作着一叶之秋戳了戳地上的尸体:“怎么啦?还远不到累的时候吧?怎么不说话啊?”


 


不说话?


 


方世镜这才发现叶修的竞技场设置居然没有禁语音,跟黄少天打比赛,从训练营到战队没有不设置禁语音的,这简直就是常识中的常识。即使如此,因为对决双方通常都是同在一个屋子里,所以还是免不了要为他喋喋不休的言语骚扰苦恼一番。而叶修居然没有禁语音?最重要的是,黄少天居然一句话也没说?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音箱里突然传出一声抽咽的声音。


 






 


只有一声而已,声音很小,只是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明显。在场的两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叶修顿了几秒,痛快地点击退出拔卡,键盘一推,转头对还愣在一旁的方世镜诚恳地说:“老方,行个方便呗?”


 


方世镜看看他又看看屏幕里趴着不动的夜雨声烦,半晌后点了点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叶修站在黄少天房间门外,方世镜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只将他领到门口便转身离开了。


 


敲了敲门,不出意料地没有回应。方世镜告诉他这几天除了吃饭洗澡和正常训练黄少天都是把自己闷在房里不出去。所以他还是可以肯定黄少天就在屋里的。


 


敲一次没人应,叶修敲起第二次,过了一会儿又敲起第三次。


 


“艹!!!谁啊谁啊谁啊烦不烦!!!光敲门不说话谁知道你是谁…………啊…………叶秋?!!!”


 


看着骂骂咧咧跑出来又因为看见自己而瞪圆眼睛的少年,叶修心情变得不错,只是看见少年眼角没有擦拭干净的泪痕时心里又觉得微微抽痛了一下。


 


“前辈大老远来看你,不让我进去?”他指了指屋里。


 


黄少天瞪了他一会儿,还是悻悻地把门打开,把人让了进去。


 


叶修随手带上房门,就看见少年急吼吼地跑进屋子,手忙脚乱地将散在地上床上的脏衣服臭袜子团成一团塞到床下,不禁笑了:“怕什么?我又不会笑话你。有空做这种事还不如去给前辈我泡杯茶。”


 


黄少天撇撇嘴,跑到走廊抽出两个一次性纸水杯倒了一杯温水又跑回来,重重地把杯子砸在桌子上,飞起的水花差点没溅到叶修脸上。


 


“怎么连个茶都没有?”叶修端起杯子还不忘装模作样地嫌弃一番。


 


黄少天不理他,转身去收拾桌面上乱七八糟的杂志。叶修不依不饶地凑了过去:“电竞八卦这种没营养的杂志你也看啊,要多专注点专业性强的东西嘛。这本是蓝雨专辑?哈哈哈老魏这照片怎么拍的啊看起来简直就像地痞流氓,不过比起老韩那张黑社会脸还是强点。诶怎么这不是一叶之秋专辑吗?看不出少天你还挺崇拜哥的嘛。要不要给你这本签个名啊?”


 


黄少天恼羞成怒地将叶修手里那本一叶之秋专辑劈手抢下,叶修也不在乎,顺手又捡起一个本子翻看起来。


 


只看两行,他眼神就变得凝重起来。


 


“啊啊啊那个不许看!!!!!”刚把杂志处理好的黄少天看见叶修手里的小本子顿时急了,张牙舞爪地冲了过来。叶修一侧身将扑过来的少年避开,手上又翻看了几页。


 


等到黄少天重新扑上来时叶修已经草草地看完了大概。他不躲不避,将扑上来的少年抱了个正着,顺着力道搂着他仰卧到床上。


 


被一起绊倒在床上的少年依旧顽强地在他身上爬着,尚不够长的小细胳膊尽力伸着要去够他手里的本子。叶修“啪”地把本子拍到他脸上:“这谁写的?”


 


“你别管!”将本子抢到手的少年想从叶修怀里挣出来,无奈力气完全不够。


 


“你不说的话那我猜了啊,”叶修搂着黄少天任由他趴在自己怀里挣扎,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这是那个叫喻文州的小子写的吧?”


 


黄少天顿时不动了。叶修抬眼看见他愣愣地看着自己。


 


“你怎么知道文州?”


 


“呵呵,我不光知道他,我还知道他就是那个赢了老魏三场的小朋友呢。”


 


黄少天的眼里瞬间划过一丝矛盾与痛苦。


 


“我还知道他之前只是个手速勉强200的不被人看好的手残。一个手残将蓝雨战队队长打了个三连败,估计谁都不会相信他真有这个实力吧。”叶修拍拍黄少天的头,安抚着突然表情有些激愤的少年,继续说,“但是老魏相信了,服气了,不然也不可能走人,那么这个喻文州应该是有着其他的才能能够弥补手残这个缺陷的,比方说战术上的才能。看刚才那个本子,上面每种职业每个招式的讲解包括适用条件以及缺陷都很透彻,战例也很丰富,没经过大量细致地翻看对战视频还有实践总结经验肯定是写不出来这么有层次的东西的。哪怕是蓝雨战队,能分析到这个程度的估计也就只有老魏。不过这么好看的字绝对不可能是老魏写出来的。所以也只有可能是打败过老魏的喻文州写的啊。”


 


感觉怀里的人渐渐不再挣扎,乖顺地伏在他身上,把头闷在他胸口,叶修捏了捏他还有些小肉的脸蛋。


 


“文州他很强的。”从胸口处传来突然黄少天闷闷的声音。


 


“嗯。”


 


“……魏老大也是很强的。”


 


“……嗯。”叶修摸摸他的头,一声回答宛如叹息。


 


“………………为什么……为什么啊……………………”


 


少年细瘦的肩膀忽然颤抖起来,胳膊紧紧环着叶修的腰,压抑的气音微不可闻。叶修的胸口能感觉到少年抽泣时鼻腔带出的气流,还有T恤上逐渐晕开的湿意。


 










叶修见过黄少天的哭很多次了。


 


虽然黄少天嘴巴很厉害,但主要是以量取胜的,而面对叶修这种一句话气死人的类型他讨不到任何便宜,荣耀上就更是一边倒的只有挨打的份,所以总的来说黄少天对叶修基本上是有败无胜。


 


叶修唯一的软肋就是拿哭起来的黄少天没辙。


 


打从第一次见面以后叶修就知道眼前这个鬼精鬼灵的少年根本不是那么爱哭的人,他的眼泪也是当不得真的,只是即使心里知道是假的,嘴上还是忍不住服软,这几乎已经成了他的本能。


 


但是他今天才看到真哭了的黄少天是什么样子。


 


不是没辙,不是无奈,有的只是怜惜和心疼。


 


叶修轻拍他的后背,并没有出言安抚,他知道黄少天不需要那种东西。这个少年很聪明,不需要叶修一一开解。他只是需要有个人能让他发泄一下心里的矛盾与苦闷罢了。


 


 






 


果然,没过多久,颤抖便停止了,抽泣声也渐渐消失。


 


叶修推推黄少天的小肩膀:“好了没?好了就起来吧,瞧你瘦得像猴儿似的没想到还挺沉的。”


 


“次奥明明就是你太死宅了!”黄少天一下子窜了起来,小脸红红的带着泪痕,之前抱叶修抱得太紧皮肤上还带着衣褶的印子,看起来有些凄惨。


 


“啧啧,眼睛都肿了啊。”叶修把黄少天推开翻身起来,“有没有毛巾啊,拿点儿凉水敷一下,不然明早起来让老方看见还不得以为我把你怎么了。”


 


黄少天的宿舍是标准的二人宿舍,以蓝雨当时的条件还没办法连训练营的宿舍都配上独立卫生间。叶修在柜子侧面挂着的毛巾里挑了一条比较干净的,摸到外面水房弄湿之后回来直接甩到黄少天脸上。黄少天眼皮还肿着并不好受,嘟囔两句之后便老实地敷脸去了。叶修坐在一旁托腮看着对方难得的乖顺模样,眼睛被湿毛巾冷敷着,只露出上面的额头和下面的嘴唇。那嫩红色的唇瓣被洁白的牙齿轻咬两下,“啧”了一声,别别扭扭地吞吐道:“谢、谢了。”


 


“嗯?”叶修故意把耳朵凑了过去。


 


“我说我谢谢你了啊!!!”黄少天自暴自弃地吼了起来。


 


看着少年迅速染上殷红的耳廓叶修发自内心的愉快地笑了起来,他掩住少年已经被毛巾盖得严严实实的眼睛凑了过去,在那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诶这什么东西?你干嘛?”黄少天眼睛被遮着,只感觉到额上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一触即去。


 


“嗯……给你加个冠军BUFF啊。”叶修脸不红眼不眨地说道。


 


“冠军BUFF?有这种东西吗?”


 


“当然有了,你想想哥什么身份啊,两届联盟总冠军外加MVP,当然自带各种光环。”看黄少天懵懵懂懂好像有点真信了的样子,叶修又补充一句,“不过只能等哥退役以后才有效果,没办法,谁让哥太强了啊。”


 


“次奥你要不要脸!”发现又被耍了的黄少天怒摔毛巾,“单挑单挑单挑!!!这次一定要你跪!!!!!”


 


“哈哈,行啊。这次挑不过哥也没关系,哥可以慢慢等你。”


 


不论需要多少年,我都会一直在这里。


 


等着你。



@一个脑洞 

好像太太笔下的叶神喵和少天喵!!

强烈推荐脑洞太太的《叶黄喵两三事》 http://ygndwww.lofter.com/post/1d1aac86_7f314c0写得太好!叶神少天太萌!

太太的主页,很多高质量的叶黄文! 满满的都是爱啊! http://ygndwww.lofter.com/